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创伤让人固着于过去,彷彿寄居于疾病

时间:2020-06-17 作者:

女士、先生们:

在上一讲中,我曾表达过一种期待,希望我们的工作是以我们的发现,而不是疑虑,作为进一步探索的基础。因此,接下来我们将讨论从前述两个案例的分析中得到的两个最有趣的结论。

我们先看第一个结论。两位患者留给我们的印象是,她们都「固着」于自己过去的某个特殊的阶段,彷彿无法使自己从中解脱出来似的,并因此与现在和将来都失去了连繫。于是,他们让自己寄居于疾病中,恰如古时僧侣退隐于修道院中以承受其不幸的命运。带给第一位患者这种命运的是那实际上早已结束了的婚姻。她藉由自己的症状继续与丈夫保持着关係。从她的症状中,我们似乎能听到她那为他辩护、宽恕他、讚美他和替他痛惜的声音。虽然她还年轻,还能吸引其他男人,但她却採取种种真实的和想像的(魔法般的)防範措施,以保持对她丈夫的忠诚。她不见生人,不讲究个人外表;此外,她一旦坐下来,就无法很快地起身,她拒绝签名,不送礼,理由是不能让别人从她那里得到任何东西。

第二位患者的情况也是如此。这位少女从青春期前就对父亲产生了一种性依恋。她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只要她病得这幺重,她就不能结婚。然而,我们可以猜测,她病得很重,其目的就是为了不结婚,为了能继续和父亲在一起。

假如这种态度是精神官能症的一种普遍特徵,而不只为这两位患者所特有,那幺我们就不能不问:一个人为什幺、以什幺方式,以及出于何种动机,可以採取这种特异而不明智的生活态度。事实上,这种态度也的确是各种精神官能症普遍而又重要的特徵。布洛伊尔的第一位歇斯底里症患者同样固着于她照料病重的父亲的那一时期。儘管她已康复,但在某些方面,她仍旧斩断了与生活的连繫;儘管她仍健康能干,但她逃避一个女人正常的生命过程。分析表明,我们的每一个患者都藉由他们疾病的症状和结果固着于他们过去的某一特殊时期。事实上,在绝大多数的案例中,这一过去的时期往往是他们生命的早期阶段——如童年期,甚至是哺乳期。

与这种精神官能症最类似的,是近来由战争所引发的一种流行病——我们称之为「创伤性精神官能症」。当然,类似的病例也出现在大战之前,出现在火车事故以及其他危及生命的可怕事故之后。创伤性精神官能症本质上与我们通常藉助于分析来研究、治疗的自发性精神官能症不同;对于这种精神官能症,我们也不能成功地运用有关其他精神官能症的观点去说明,我希望在将来某个时候能向你们解释这一限制的原因。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我们也可以认为这两种精神官能症在某一点上完全相同。创伤性精神官能症清楚地表明固着于创伤发生时的情境就是病源之所在。这些患者时常在梦中重複这种创伤的情境;就那些可以分析的歇斯底里症而言,我们发现,其发作就是让病人完全回到这个创伤的情境。彷彿这些患者尚未完成这个创伤的情境,似乎仍面临着一个尚未处理好的紧急工作似的。我们非常重视这一观点,因为它向我们表明了怎样才能理解所谓的心理过程的经济学观点。

事实上,「创伤」一词仅具有经济学上的意义,假若一种经历在短期内让心理承受了一种强有力的刺激,致使心理再也不能用正常的方法来应付或适应,并导致心理能量的运作方式受到永久性的干扰,我们称这种经历为创伤的经历。

这一类比必然会使我们将精神官能症患者所固着的那些经历称为创伤的经历。这为我们提供了精神官能症形成,一个简单的决定因素。因此,精神官能症相当于某种创伤性疾病,其成因也是由于患者无力应付某种情感色彩极为强烈的经历。的确,这就是布洛伊尔和我(1813、1895)在以理论说明我们所观察到的新事实时,提出的第一个公式。我在上一讲所讲到的第一位患者(那位与丈夫分居的少妇)的情况,可以用这一公式加以解释。她还没有从失败的婚姻中解脱出来,仍然依附于她的创伤情境。

然而,我们的第二个病例(那位固着于其父亲的少女)则向我们表明这个公式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一方面,小女孩爱父亲很常见,这种爱也常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减弱,因而将「创伤」一词应用于此就会失去其所有的意义;另一方面,患者的历史向我们表明,她最初的性爱固着在那时并没有产生任何危害,而是几年以后才在强迫性精神官能症的症状中重现。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精神官能症的成因是极为複杂的,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但我们也不必因此而将对创伤的探究看作是错误的并加以摒弃,或许我们在其他地方还用得着它。

因此,我们必须再次中断我们已经迈出了几步的研究之路。这条路现在已无法走下去了,我们得先学习所有其他的东西,而后才能继续走下去。有关这一固着于过去某个特定阶段的问题,我们只想补充说,这种行为已远远超出了精神官能症的範围。每一种精神官能症都包含着这样一种固着,但并非每种固着都导致精神官能症、都与精神官能症相符、或都是由精神官能症所引起。

例如,亲友死去的悲恸就是对过去某物的情感性固着的一个完美例子,它实际上表现出与现在和将来最彻底的疏离。但即使是外行人也能清楚地区分悲恸和精神官能症。另一方面,也有一些精神官能症可被视为悲伤的病态形式。或许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由于遇到了足以动摇其生活基础的创伤事件而完全停滞不前,进而对现在和将来不再发生任何兴趣,永久地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可是,像这样一位不幸者并不一定会成为精神官能症患者。因此在描绘精神官能症的特性时,我们不要太重视这一特性,不管它是多幺常见,多幺重要。

相关书摘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为何梦的内容使人如此痛苦?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精神分析引论》,左岸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译者:彭舜

精神分析之所以被视为一门科学,其原因并不是在于它所处理的材料,而是在于它所使用的方法。这种方法不但能运用于精神官能症理论的研究,也能用于文明史、宗教科学,以及神话学的研究,而不会曲解它的基本性质。精神分析的目标与成就在于揭露了心理生活的无意识层面。——佛洛伊德

在精神分析理论的发展史上,佛洛伊德于1915年以前探讨过梦、失误动作、歇斯底里症、强迫症及自恋,完成后设心理学的理论建构,并与阿德勒、荣格分道扬镳。至此,精神分析理论的发展似乎来到一个分水岭,并暂时停滞下来。但事实上,许多新概念已在逐渐酝酿。

本书为佛洛伊德于1915-1917年间,在维也纳大学冬季学期开设的精神分析课程之演讲内容集结。书中不仅可以看到佛洛伊德本人对其先前理论所做的整理,也可发现许多后续发展的线索,如「强迫性重複」、自我的分析,以及「无意识」一词的多重意义所导致的困难等,皆已有所讨论。

严格来说,在佛洛伊德那个时代,无意识与性本能并不是新发明。但佛洛伊德援引这些词彙,藉由严谨的研究方法赋予新的科学意义,从而建构他的个体心理学与文化理论,其初始探索的对象便是本书的三个主题:失误动作、梦与精神官能症。这三者是无意识心理过程最初被发现的表徵。本书从「失误动作」与「梦」开始,先指出当时心理学理论的缺口,让听众了解无意识心理过程存在的必要,而后再进入艰难的「精神官能症」领域,建构无意识理论。佛洛伊德在本书中以完整的架构陈述自己的理论,并对诸如象徵作用、梦的形成、性倒错,以及精神分析治疗过程的分析等主题,做出详尽且易于理解的整理或摘要。

本书曾被译成多种语言,是佛洛伊德着作中除《日常生活精神病理学》之外,流传最广的一本。此中译本译自英译标準版的第15及第16卷。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创伤让人固着于过去,彷彿寄居于疾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