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泥不论粗细」,那紫砂壶的「工」怎幺看待呢?

时间:2020-07-16 作者: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良工所制的壶明显地比一般匠人的作品更加精细,原因是什幺?打泥片打得好,明针功夫过硬,这两条再加上通过不断学习观摩,积累的艺术修养,良工製作的壶必然锐颖而出。

除了通常意义上的工艺的粗细,制壶大家们的壶如何分辨出他们谁的工细、谁的工粗呢?十九世纪日本藏壶家奥玄宝曾经说过「泥不论粗细」,同样,工也不论粗细,最重要的是形别、韵味。

粗犷韵味来自娴熟的技艺

史籍上明明白白地记载,徐友泉、李仲芳虽受业于时大彬.可做工明显地比大彬细,以至当时的达官显贵误以为友泉、仲芳青胜于蓝了。后来,徐友泉个人对业内人士表明:以我们的「细」,无法比得上师傅的「粗」。

有道是「泥不论粗细」,那紫砂壶的「工」怎幺看待呢?
时大彬仿供春式紫砂壶

壶底呈浅褐色,砂质隐现。圆形鼓腹,腹上渐敛,平底,湾流且长,口朝天,把手体圆,起凸圆盖,扁圆钮,与壶体协调。此壶造型似仿明永乐甜白三系把壶的形制,并加饰龙带变化。龙带自壶口四周肩部由上而下地向左右两边展开,线面清晰。壶底刻有阳文「大彬仿供春式」六字楷书款识。整器造型简练大方,古朴雅緻,这是早期的几何形圆器与筋纹器相结合的佳作。

顾景舟对晚清一代宗师程寿珍有这样一段评述:「程寿珍是太平天国之后的突出人物,他是制壶名家邵友廷的养子,其作品技艺娴熟,形制正确,粗犷中有韵味。中年以后,专制掇球、仿古、汉扁三种款式,是一位多产作家。」

有道是「泥不论粗细」,那紫砂壶的「工」怎幺看待呢?
程寿珍制掇球壶

掇球壶式,壶钮、壶盖与壶身犹如仨球垒叠,比列协调,浑朴稳重。惟与较早时的大亨、友廷、敷亭等掇球,各圆球体的比例上已有不同。民国时期程寿珍所制掇球,技艺娴熟,形制气韵掌握得宜,为掇球中的精品。

顾景舟既是当代紫砂壶製作大家,也是紫砂壶鑒赏大家,他这一段话十分清楚地说明,从个人制壶风格来说,程寿珍是承袭了时大彬、邵旭茂、邵亢祥等名壶家的风格,较为粗犷,但在粗犷中又有韵致。粗犷而有「韵致」的基本条件是技艺娴熟,即我们近年常常说的「做工老到」。如不同的戏曲形式各有韵味,江浙人喜欢的越剧有其美感,东北的二人转、西北的秦腔也各有味道。历史留名的制壶大家均能粗能细,粗的地方如同粗工,而细的地方可能是一般细工永远无法企及的精细。

有道是「泥不论粗细」,那紫砂壶的「工」怎幺看待呢?
顾景舟 玉璧提梁壶

玉璧提梁为顾景舟先生融合古今之巨作,于公元一九七三年以中国玉文化为主题,并请徒弟高海庚收集自汉代以降之相关玉璧图样,重新构思了提梁紫砂壶。当中针对壶盖的部分,採用双层次的设计,盖面以汉玉璧为主题作为编饰,中间开一篓空璧钮以作为壶钮,下层底部开一小圆孔以利出水吐纳,夹层以中空形式呈现,烧制十分困难。

有粗有细,均令人叹为观止  

时大彬制壶带有粗犷之美,但他所制的有些壶,盖口和壶身严丝合缝,甚至到了在壶口沿上放一根头髮,壶盖即盖不上的程度。这种高妙的绝技,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正因为有着这样水準的制壶技艺,大彬的壶有些地方显得工粗,只能反映了时大彬的一份自信。

有道是「泥不论粗细」,那紫砂壶的「工」怎幺看待呢?
王寅春制

王寅春的拿手好戏是筋纹器,同时他也能做出异常精美的水平壶。他会反覆地将水平壶毛坯放在手心里,琢磨水平壶哪一侧略重,再以特製的工具将壶身桶内的泥削去些,或以一点泥浆加重壶身较轻一侧。水平壶壶身两侧重量相差仅仅几克而已。如此精工细作之后,用王寅春製作的水平壶沏一壶乌龙茶,放在一盆水中,壶口盖与水面完全水平,可谓是真正的「水平」壶。

有道是「泥不论粗细」,那紫砂壶的「工」怎幺看待呢?
王寅春水平壶

钤印:「寅春」 「阳羡惜阴室王」

制壶大家往往会该粗的时候粗,当细的时侯则精细过人。

随着紫砂壶爱好者群体的不断扩大和整体审美水準的提高,竭力追求做工精细的一元化制壶的局面将会改变,如程寿珍、吴云根写意型制壶妙手一定会再现。

    相关推荐